• <menu id="8iaas"><u id="8iaas"></u></menu>
    <xmp id="8iaas"><nav id="8iaas"></nav>
  • <xmp id="8iaas">

    委員服務

    文化博覽/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委員服務 > 文化博覽

    【《南梁紅色故事》選登】閻洼子四十二烈士

     

    1934年5月上旬的一個夜晚,國民黨甘肅警備第二旅仇良民團和隴東民團司令譚世麟部1000余人,向陜甘邊區革命委員會駐地寨子灣突襲而來。

    此時此刻,因主力紅軍轉入外線尋機殲敵,南梁中心蘇區僅有地方干部、政治保衛隊和游擊隊駐守,無法抵御敵人的重兵進攻。接到敵情報告后,習仲勛等邊區領導立即動員和組織群眾堅壁清野,迅速進入深山密林中隱蔽。張策帶領群眾到二將川隱蔽在梢林中,習仲勛則帶領一部分武裝在南梁與敵周旋,并相機襲擾敵人。

    國民黨軍竄入南梁后,所到之處,燒房屋毀窯洞,砸鐵鍋碎水缸,趕走群眾的牛羊,放火燒糧,掠奪財物,無惡不作。敵人在南梁一帶毀壞群眾窯洞數百孔,燒毀群眾藏糧10余石,將群眾未來得及轉移的糧食、牛羊牲口洗劫一空。國民黨軍隊還在馬背上馱著鍘刀,到處搜捕和殺害南梁根據地的黨政軍干部及革命群眾,白色恐怖頓時籠罩南梁大地。

    閻洼子村位于通往白馬廟川、玉皇廟川和荔園堡川的三岔路口上,是紅二十六軍的后方基地。紅軍每次回南梁,都要經過這個村。此時紅軍轉入外線作戰,還將各種槍械60余支、子彈兩毛口袋(約五六千發),馬鞍、馬鐙40套,以及當地群眾給部隊捐獻的2000個雞蛋及制造子彈的大板銅元一大筐和十余石糧食等,都存放在閻洼子村。紅二十六軍的家底很窮,這些東西可是紅軍的全部家當。

    5月9日(農歷三月二十六日)晚上,閻洼子村接到習仲勛和革命委員會的緊急通知:明日國民黨反動軍隊要對南梁進行軍事“圍剿”,希各村火速搞好堅壁工作。這天晚上,閻洼子村的群眾在邊區革命委員會財政委員武生榮的帶領下,將存放在各處的紅軍物資集中搬到本村的一個大場上,又組織大家在場邊挖了一條長坑深埋起來,上面又埋上群眾雜七雜八的東西做掩護。大家心里都只有一個念頭:把紅軍的物資埋藏好,決不能讓反動派搶了去。天上的殘月暗淡無光,孩子們提上各種紙糊的燈籠為大人照明,大家都在緊張地快挖快埋,除了勞動的喘息聲和偶爾工具的碰撞聲,沒有一個人說話。雞叫時分,終于埋藏好了,又在上面鋪了一層厚厚的糜草、麥草,偽裝成曬柴草的樣子,才各自散去。埋好這些東西后,武生榮又把紅軍打土豪趕回來的30多頭大黃牛趕到村子對面一個深溝掌里。為了防備牛亂跑被敵人發現,又把通往溝掌所有的路挖斷,一時不能挖斷的,就砍了一些大樹堵住,心里才稍踏實了許多。

    埋藏好東西,群眾回去只打了一個盹兒,天就大亮了。全村的人都被這些軍用物資揪著心,誰也沒有遠去,各自在莊前屋后干活,揣著忐忑不安的心,等待著嚴重斗爭的到來。這一天是5月10日,上午10點左右,只見村南的大路上出現了黑壓壓的敵人隊伍,揚起滾滾的塵土,夾雜著人喧馬嘶,徑直向村里撲來。

    敵團長仇良民親自指揮“清剿”。敵人一進村,就將全村來了一個大包圍,村前村后所有的路口都被封鎖起來,這里一崗,那里一哨,幾面山頭上還架起了機槍,戒備森嚴,害怕紅軍突然出現。接著,敵人開始搶劫,老百姓家家戶戶都翻了個底朝天,敵軍闖進各家各戶,縛豬牽羊,捉雞逮鴨,追得雞飛狗叫,打罵聲、哭叫聲、各種家什的粉碎聲以及婦女掙扎呼救聲、孩子驚恐的哭喊聲,在村子上空回蕩。敵人什么都搶,做飯的案板搶去當了床鋪,木器家具搶去當柴禾,被子搶去做馬鞍墊子……糧食、衣物、水桶、麻繩、鐵鍋等等,一掃而光。幾個敵人闖進老雇農武萬有的家,用槍托在這里搗搗,用刺刀在那里挑挑,連水缸都打碎了,水流了一地,實在找不到一件像樣的東西,臨走時把一雙用舊布舊麻做的鞋提在手里要拿走。

    南梁的其它村莊都遭到駭人聽聞的燒殺和洗劫。九眼泉村的李青山,人稱“李炮匠”,是紅軍修械所的秘密聯絡員。這天,他在自家的院子畔望見轉嘴子川臺上飛來三個騎兵,以為是紅軍回來了,高興地跑出院子,準備迎接,但當他走近時,發現三個騎馬的人衣冠不整,面帶兇相,才知道不是自己人,轉身就走。敵兵喊了聲:“站!”隨即向他猛撲過來,把他圍在中間,李青山與紅軍聯絡的信條被搜出來,敵兵立即把他五花大綁,拉到了閻家洼子村。譚世麟為了從李青山的口里得到紅軍的機密和堅壁起來的物資,采用壓杠子、灌辣椒水、用燒紅的烙鐵烙等各種酷刑,把李青山折磨得昏死十幾次,敵人施盡了各種酷刑,卻沒有得到一星半點紅軍的消息,更加惱羞成怒。從11日起,敵人先后從南梁附近的幾個村子抓來了30多人,集中在閻家洼子村審訊。敵人用盡了各種慘酷刑罰,但這些人對黨的忠誠,對邊區政府和紅軍的熱愛,凝結成了堅強的革命意志,使敵人毫無所得。

    13日晚,譚世麟將九眼泉的李青山、牛望臺的張侯福、金岔溝的楊二和馮連、二將川的梁老大和曹思聰以及3名紅軍傷病員等36名紅軍游擊隊員、蘇維埃干部、地下黨員和群眾積極分子拉到閻洼子臺地。而在那里,敵人早已挖好了兩個埋人坑。陪殺場的鄉親回憶說,在深坑前,敵人再次一一審訊,沒有一個人投敵變節,兇惡的敵人就把他們一個個推下坑去活埋了。英勇的先烈們在慘遭活埋前,與敵人進行了最后的搏斗。在此前后,窮兇極惡的仇良民、譚世麟敵軍,還用鍘刀將共產黨員、金岔溝農民聯合會主席白陽珍、邊區政府土地委員會委員梁大爺等六名村干部殺害。

    這次“圍剿”,敵人在閻家洼殺害紅軍戰士、游擊隊員和進步群眾共42人,可謂慘絕人寰,罪惡滔天。

    閻家洼42名烈士用鮮血證明,在國民黨反動派的瘋狂燒殺搶掠暴行面前,英雄的南梁人民沒有被嚇倒和屈服,同敵人展開了威武不屈、悲壯慘烈的英勇斗爭,用鮮血和生命保衛了南梁政府干部和紅軍物資,表現出了視死如歸、寧死不屈的革命氣節和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,書寫了千秋傳頌的英雄史詩。

    (文章選自《南梁紅色故事》)

    上篇:

    下篇:

    相關內容

     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:

      主辦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:宏點網絡

      最佳分辨率1920×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

      隴ICP備06000885號

      77-77
      77-77
      亚洲国产成人影院在线播放
    • <menu id="8iaas"><u id="8iaas"></u></menu>
      <xmp id="8iaas"><nav id="8iaas"></nav>
    • <xmp id="8iaas">